妻子林影的淫亂經歷(全)

views所属分类:另类其它
拼音:qizilinyingdeyinquan;发布于 2019-07-24 13:26:40
收藏


悶熱的夏天
林影看著亂糟糟的床鋪,心裡再次琢磨著到底是什麼地方出了錯。她全心全

意地愛著江雨,甚至可以為江雨去死,她怎麼也搞不明白,她怎麼會做了這樣的

事情呢?
也許這是唯一會讓江雨在床上發怒的事情,但那個男人的確是個非常棒的情

人。這並不表明林影和江雨的婚姻有什麼問題,他們還是非常相愛的。在了解了

她許多朋友的婚姻狀況以後,林影才知道自己是個多麼幸運的女人啊。
那麼,為什麼還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難道真的是她潛在的淫蕩基因在作祟?

難道是那種基因讓她變成了一個喜歡大肉棒的淫賤女人?不管是什麼讓她做了那

麼淫蕩無恥的事情,她現在唯一希望做的事情,就是拼命祈禱上帝保佑她,千萬

不要讓江雨知道了這件事!
****************
林影是在上大學三年級的時候認識江雨的,那時她還是個處女。雖然從上高

中的時候起,她就有很多機會和男孩子做愛,但她還是決定把自己的童貞留給未

來的丈夫。這並不是說她從來不跟男孩子們約會,只要她喜歡某個男孩子,如果

她真的喜歡他,她會為他手淫;再進一步,如果她特別特別喜歡某個男孩子,她

也會為他口交。但是,只有當她真正愛上一個男人以後,才會獻出自己寶貴的童

貞。
那天,她是在學校的書店裡撞上江雨的,事實上,那一撞著實撞得不輕,不

但她手裡的書撒了一地,她自己也被撞倒在地。但是,她卻找到了她的真愛。提

姆覺得非常不好意思,一邊道歉,一邊滿頭大汗地幫她揀掉在地上的書。
當林影的眼睛和江雨的遇到一起的時候,她感覺自己像被電擊到了一般,從

頭發絲到腳趾頭都貫穿著興奮與激動。對林影來說,這就是所謂的一見鐘情,她

知道她不能放過這個機會,必須牢牢地抓住這個男人。於是,林影做了件她從未

做過的事情——她決定主動追求這個男人。
林影的乳房開始膨脹,她的乳頭在乳罩下面摩擦著,心裡感覺又酥又癢。自

從青春期以來,林影一直是個被追求者,她的美麗和性感吸引著男孩子們爭相向

她大獻殷勤,但是,遇到江雨,她變成了追求者。聽到江雨的道歉後,她壯著膽

子說,如果他請她喝杯咖啡的話,就接受他的道歉。
其實,江雨一直對林影心懷好感,只是沒有機會接觸,從此倆人便開始約會

了。在交往中,林影不斷地向江雨施加壓力,很快江雨就被林影的熱情所征服,

在大學畢業前就向她求婚了。林影高興地接受了他的求婚,並在大學畢業後不久

就舉行了婚禮。
從林影的角度來說,新婚之夜堪稱完美,而且這種感覺一直持續在婚後的夫

妻生活之中。在他們結婚已經五年的時候,他們仍然每周最少做愛6次。林影不

禁從心底感謝上帝對她的眷顧,她知道自己深愛著江雨,江雨也深愛著她,他們

的夫妻生活是這個世界上最完美的,好得無法再好了。
****************
這一天晚上,江雨夫婦一起去參加江雨公司舉辦的聖誕晚會。每次參加這樣

的聚會,林影總喜歡把自己打扮得既漂亮又性感,她希望所有見到她的人都會羨

慕江雨。黑色的低胸晚禮服,裡面不穿乳罩,4英寸高跟的黑色高跟鞋,一串白

色晶瑩的珍珠掛在她的脖子上,頭發和化妝都沒有一點瑕疵。
站在鏡子前面,端詳著鏡子裡的自己,林影非常滿意她穿著打扮的效果。鏡

子裡的女人非常性感又不失優雅,而更有力的證明是,江雨很想在去參加聚會前

扒掉她的衣服和她做愛,因為她的樣子實在太有誘惑力了。林影知道,從聚會上

回來,江雨肯定會跟她通宵做愛的。
在去參加聚會的路上,林影緊緊靠著正在開車的江雨,手指輕輕摩擦著他褲

子裡已經勃起的陰莖,喃喃著告訴他,在聚會上她要好好表現一下。
“我要去挑逗你的同事們,我的寶貝。晚會上,我要和所有我遇到的男人調

情。我要讓他們其中的一、兩個人認為他們可以上了我。等回到家,我要讓你興

奮得一周都軟不下來。”林影興奮地說道。
她的確是那麼做的。晚會上,除了江雨外,還有好幾個男人纏著林影,不斷

地請她跳舞。在跳舞的時候,那些男人堅硬的陰莖在褲子上頂起小帳篷,不斷地

頂碰著、摩擦著林影的大腿和小腹,而林影也將自己的身體緊靠著那些男人,隨

著舞步晃動著身體,不斷刺激著那些男人。
跳舞的過程中,男人的手偷空就伸下去撫摩林影的屁股,並從後面推著她的

下身頂靠在男人的下身上。同時,男人的另一只手有意無意地從她的肩頭滑落,

時不時地抓捏一下她那沒有乳罩保護的豐滿乳房。更過分的是,有一次男人的手

竟然伸進了她的衣服裡,手指搓揉著她的乳頭。
林影晃動了一下身體,微笑著對那個男人說道:“喂,你也太調皮了吧?你

應該知道那東西可不是屬於你的。”
每一個和她跳舞的男人都在她身上占到了便宜,有些人甚至還和她舌吻了幾

次。每一曲結束後,林影都會回到他們的座位上,伸手從桌子下面撫摩江雨堅硬

無比的陰莖,悄悄取笑著他。
“喂,親愛的,你還能堅持得住嗎?要不,你干脆把我放在桌子上,就當著

所有人的面干了我吧?”林影嬉笑著對江雨說道。
“噢,林影,你再這樣挑逗我,我就要射在褲子裡了。告訴你啊,你這樣會

讓我不停地射精,到時候,回家後你再想要我,我要是硬不起來你可別怪我。”
“呵呵,你就別擔心這個了,我的愛人。我倒要看看到時候你能不能硬得起

來!”
晚會已經進行了三個多小時,林影起身去了衛生間。方便過後,她又補了一

下妝。看著鏡子裡自己因性奮而漲紅的臉,林影笑了一下,腦子裡突然出現了一

個邪惡的念頭。她脫掉了內褲,裝進手袋裡,這樣一來,當她回到座位的時候,

就可以讓江雨的手直接撫摩到她濕潤的陰戶了。林影想著,又笑了起來,說不定

啊,說不定江雨真的就要射在褲子裡了。
林影從衛生間出來,走在返回晚會現場的走廊上。突然,走廊旁邊的一扇門

突然打開,一只大手將她一把拉進一間黑乎乎的屋子裡。她被拉著走了幾步,被

按在一張書桌上,那只手掀開她晚禮服的下擺,撫摩著她光裸的屁股和陰戶。
聽到身後有拉開拉鏈的聲音,林影笑著問道:“呵呵,怎麼了,我的寶貝?

你真的等不到我們回家再說了嗎?”說著,她盡量分開自己的大腿,“來吧,我

的愛人,插進來吧,使勁干你的淫蕩寶貝吧,干死我吧!”
粗大堅硬的陰莖一下就插了進來,在林影的取笑聲中開始猛烈地抽插起來。
林影大聲呻吟著:“哦哦哦,干得好啊,我的愛人。對對,哦哦哦,使勁,

再使勁,我的愛人,使勁干我!”
那根粗大的陰莖使勁干著她,那雙大手啪啪地拍打著她的屁股,林影感覺她

的高潮馬上就要到了,“啊啊啊啊啊,使勁啊,寶貝,使勁,干干干,哦,我的

上帝啊,我的江雨寶貝,你干得太舒服了,你干得真他媽太舒服了……”
林影的身體顫抖著,長長地呻吟聲隨著她高潮的到來在屋子裡回蕩著。幾秒

鐘以後,她感覺到一股精液射進了她的陰道,啊,江雨也高潮了啊!
“你這個壞小子!”林影說道,慢慢地從書桌上爬了起來,“你應該等著我

們回家後再好好玩的。”
當林影轉過身的時候,她幾乎被驚得暈了過去。雖然屋子裡很黑,她還是能

分辨出來,剛剛干了她的男人並不是江雨,而是江雨公司的老板張強!
兩個人一言不發地面對面看了幾秒鐘,然後,林影永遠也不明白是為什麼,

她竟然彎下腰去,含住了張強的陰莖,使勁吸吮著,直到它重新硬了起來。然

後,林影轉過身,重新趴在書桌上,說道:“再來一次!”
當那根粗大的陰莖再一次插進她濕潤的肉洞時,林影馬上就達到了第二次高

潮。接著,在張強第二次射進她身體的時候,她已經又達到了兩次高潮。完事

後,林影從書桌上爬起來,整理好衣服,走出了房間。在整個性交過程中,兩個

人之間唯一的一次語言交流,就是林影說的“再來一次”。
林影重新回到衛生間,好好清理了一下自己的下身,然後回到了座位。一坐

下,她就拉著江雨的手放進禮服的下擺裡,分開雙腿,讓他撫摩她的陰戶。
“你看看,我為你濕成什麼樣了,親愛的,能不能拜托你鑽到桌子下面去吸

吮我濕漉漉的陰戶啊?”她一邊咯咯笑著說道,一邊伸手撫摩著江雨鼓囊囊的褲

襠,“你的褲襠還沒濕啊,我的愛人,我想我得再努力點了,是吧?”
在接下來的一個半小時裡,林影繼續和那些男人喝酒、跳舞、調情。後來,

江雨看了看手表,告訴林影他們該回家了。
“好的,可是我得先去趟廁所,親愛的,我可不能憋到家裡再去尿尿。”
林影環顧舞場,看到張強在不遠處的地方站著,也正朝她這裡望過來。他

們兩個人的目光相視了幾秒鐘後,林影起身朝衛生間的方向走去。張強心領神

會,不聲不響地跟在她的身後。兩個人趁人不注意,又鑽進了剛才苟合的那個房

間裡。
這一次,林影坐在書桌上,看到張強進來後,就躺在書桌上,分開了她的

腿。當張強插進她身體後,她將兩腿纏在他的腰上,聳動著屁股迎接著張強

的抽插。時間不長,林影就感受到了連續不斷的高潮,她在張強凶猛的抽動中

呻吟著、享受著。
在過去五年的婚姻生活中,盡管她和江雨也有非常活躍、激情的性生活,但

是她從來也沒有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感受到這麼多次性高潮。當張強第三次把精

液射進她陰道裡的時候,林影被前所未有的性欲高潮刺激得忍不住大叫起來。
最後,激情終於結束,張強慢慢地抽出了已經軟化的陰莖,林影從桌子上

站起來,整理好衣服,對張強說道:“給我打電話啊!”然後轉身走出了那個

房間。
一上車,林影立刻拉開了江雨褲子的拉鏈,彎下身子,低頭含住了他已經堅

硬了一晚上的陰莖。只過了十幾秒鐘,江雨就忍不住把精液射進了林影的喉嚨。

林影吐出他的陰莖,說道:“哈哈,你怎麼這麼快就出來了?”說著,再次低下

頭去,重新含住他的陰莖吸吮著。
進了家門,林影立刻甩掉她的高跟鞋,一邊朝臥室走,一邊脫掉了她的晚禮

服。她拽掉床罩,仰面躺在床上,大大地分開兩腿,等待著江雨。
江雨赤身裸體地爬上床,說道:“平時我很少這樣做,但今天看到你陰戶裡

流出的液體,我真想好好品嘗一下。”說著,他彎下腰,把頭伸向她的陰戶。
林影有點慌張,非常擔心江雨會舔到張強的精液,於是大叫道:“不,不

要!你不能這麼做!”喊完,她突然意識到,如果江雨問她為什麼,她真不知道

該怎麼回答,總不能說“因為我的陰道裡有張強的精液”吧?她沒有時間想出

充分的理由。
就在她猶豫的時候,江雨的舌頭已經伸進了她的陰唇之間,在她腫脹、濕潤

的陰戶上津津有味地舔吃著。林影咬著自己的嘴唇,有些緊張地等待著江雨發現

那些舔吃在嘴裡的腥鹹液體到底是什麼東西,並有可能和她大吵一架。
過了一會兒,林影更加緊張地看著江雨從她的陰戶上擡起頭來,眼睛盯著薩

拉,說道:“我真不敢相信,你怎麼會濕成這個樣子?!我想,你在挑逗著晚會

上那些男人的時候,把你自己挑逗得更厲害吧?”
聽他這麼說,林影總算松了口氣,她知道這個傻乎乎的老公沒有發現舔吃到

他嘴巴裡的東西是他老板留下的精液。這樣極其淫蕩、諷刺和刺激的場面讓林影

再次興奮起來,還沒等江雨進入她的身體,她就又有了兩次高潮。而江雨則在不

知情的情況下,從他妻子的陰道裡舔吃了別的男人的精液。
那天晚上,林影和江雨做了兩次愛,然後江雨就昏沈沈地睡著了。林影半天

都沒有睡著,她回想著整個晚上發生的事情。當張強奸淫了她以後,為什麼她

不狠狠地扇他幾個耳光?為什麼不狠狠地踢碎他的睪丸,然後跑到丈夫江雨那裡

訴說自己的遭遇?為什麼她還要毫無羞恥地吸吮張強的陰莖,並要他“再來一

次”?為什麼在臨走之前還要再次暗示張強跟她去那個房間再次奸淫她?為什

麼要他以後給她打電話?
直到她睡著,林影也沒能找到這些問題的答案。
****************
三天以後,林影正在上班,張強打來了電話。
“你介意跟我一起吃一頓長時間的午餐嗎?”張強在電話裡問道。
林影毫不猶豫地回應著:“多長時間?”
“你所能安排的最長的時間。”
“在哪裡?”
“康帝大酒店312室,你什麼時候到?”
“如果現在動身,我15分鐘以後就到了。”
“很好,我在那裡等你。”
放下電話,林影不禁在心裡問自己道:“我為什麼要這樣做?本來我應該做

的就是大聲向他說‘不!’或者直接掛上電話。這樣的話,這件事就結束了。不

過,也許結束不了。我的確告訴過他,要給我打電話,即使這次我拒絕了他,他

也許會繼續聯系我的。現在,最好是我去當面告訴他,那天晚上在聚會上所發生

的事情是個錯誤,那樣的事情不能再發生了。”
當張強聽到林影的敲門聲給她開門的時候,他已經脫得只剩下一條內褲,

下腹部支起了高高的帳篷。林影看著他襠部鼓鼓囊囊的樣子,剛才準備好的話一

下全部忘到爪窪國去了,竟不由自主地脫著自己的衣服。張強走到床邊,脫掉

內褲,仰面躺在床上,堅硬粗大的陰莖直指著天花板。
“不要脫掉高跟鞋!”張強說著,看著她脫掉了內褲。
林影挪到床上,一言不發地低頭含住他的大陰莖,使勁吸吮著、舔弄著,直

到他喊著要射精了才停下來。接著,她張大嘴巴,奮力吞咽著他的肉棒,讓他的

龜頭頂到她的喉嚨上,把精液直接射進了她的食道裡。這樣,他的精液一滴都沒

有流出來,全部被她吃了下去。然後,她吐出陰莖,舔吸著他馬眼裡殘留的一點

精液,再慢慢地吸吮著那根大肉棒,直到它重新堅硬起來。
看到男人的陰莖又像鐵棒一樣直指天空了,林影挪動著身體跨坐在他的身體

上,伸出右手握住那根火熱粗壯的肉棒,引導著它對準自己的洞口,然後慢慢坐

下去,直到他們的恥毛貼在一起。然後,林影就上下聳動著身體,套動著豎在她

陰道裡的那根粗大肉棒。
幾分鐘以後,張強翻身把她推倒在床上,讓她仰面躺著,然後趴在她身上

開始使勁抽插起來。女人尖利的叫聲和男人低沈的呻吟聲混合在一起,在房間裡

回蕩,張強速度很快地抽動著,刺激得林影很快就到了高潮,她忍不住哼哼起

來:“好好好好好……,哦哦哦哦哦,好好好舒舒舒舒服服服服……”
在性欲高潮的刺激下,林影更加大聲地叫著:“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她的身體在性欲高潮中猛烈地顫抖著,指

甲摳進了張強屁股的肉裡。
在林影瘋狂的叫聲中,張強干得越來越深,也越來越狠,很快就把精液射

進了她的陰道裡,有力的噴射打在林影的陰道內壁,刺激得她淫水橫流。完事以

後,張強並沒有馬上離開她的身體,直到到陰莖完全軟掉後才戀戀不舍地抽了

出來。
“喂,小騷貨,過一會兒我要干你的小屁眼兒啊。”張強摟著林影赤裸的

身體說道。
兩個人摟在一起躺在床上休息,林影的手在張強疲軟的陰莖上撫摩著,慢

慢地讓它重新恢復力氣。過了一會兒,林影爬起來,跪在床上,把男人的陰莖含

在嘴裡吸吮著,刺激著它,希望它趕快硬起來。
雖然張強已經射了兩次了,但林影的刺激和她性感柔軟的身體仍然令他瘋

狂,很快他就再次硬了起來。看到張強又翹了起來,林影轉過身,屁股撅著,

頭抵在枕頭上,等待著他來干她的肛門。
張強趴在林影的屁股上,伸出舌頭舔著她的小屁眼兒,想用他的唾液把那

個緊窄的小肉洞濕潤一下。然後,他又用食指和拇指輪流插進那個小肉洞,慢慢

擴充著,並搓揉著讓林影放松下來。接著,他挺起粗大的雞巴插進她的陰道裡,

不緊不慢地抽插了幾下,為的是讓他的陰莖上沾滿滑膩的淫水。
當一切都準備好以後,張強將他的大龜頭頂在林影的菊花蕾上,一邊撫摩

著她的屁股,一邊慢慢地向她的直腸裡面頂。
這時,林影說了進入房間以後的第一句話:“小心點,我的情人,這可是我

的第一次啊。江雨從沒有干過我那個地方。輕點,親愛的,輕輕地進入我。”
林影感覺有些不舒服,也有些疼,但這種疼痛並不如她被破處時那麼厲害。

疼痛和不適慢慢地被一些快感所取代,又過了一會兒,林影就開始向後晃動著身

體去迎合張強的抽插。張強看她已經有些適應了肛交,便逐漸加重了抽動的

力量,也加快了速度。
讓林影感到非常驚訝的是,她覺得自己的身體越來越興奮,這種反應在告訴

她,在她的身體深處正聚集著令她顫栗的性欲高潮。這怎麼可能呢?難道肛交也

能給女人帶來高潮嗎?是因為她背著江雨和他老板淫亂才引起她這樣興奮的嗎?

是因為這樣背德的性交帶給她如此快感的嗎?是她腦子裡的淫蕩想法——帶著滿

肚子野男人精液回去讓老公舔吃——讓她如此激動的嗎?
不管是什麼原因吧,林影突然感覺自己非常渴望讓張強狠狠地干她剛剛被

開苞的小肛門。她一邊向後坐著身體去迎接張強的奸淫,一邊大聲地呻吟著:

“哦哦哦,好啊,好啊,好啊,好啊,再插深一點,使勁,干我的小屁眼兒,使

勁啊,使勁干我屁眼兒!”
張強更加凶猛地干著林影的屎洞,而她則更加大聲地請求他再狠一點。布

萊恩氣喘籲籲地說道:“別喊了,我已經使了最大的勁兒了!”
“哦哦哦,我的上帝啊,哦,上帝啊,太刺激了,哦哦,我的上帝……”薩

拉淫叫著,後退著身體讓張強狠狠地干她,因為她已經達到了高潮的邊緣,卻

怎麼也到不了最後衝刺的時刻,“使勁干我啊,你他媽的讓我急死了,干我,干

我,使勁干,讓我高潮啊……”
張強又加快了速度,肚子砰砰地撞擊著林影的屁股,粗大的陰莖在她的肛

門裡盡根插入,再完全抽出。突然,林影尖叫起來:“哦哦哦哦,好啊,我的上

帝啊,我終於到了!”
高潮過後,林影放松了自己的身體,她的頭抵靠在枕頭上,胸脯貼在床上,

撅著屁股任憑張強在她身後折騰著。這時,她才第一次感覺到了恥辱。這並不

僅僅因為她欺騙了自己的老公,和他的老板偷情,而且因為她的第一次肛門高潮

沒有留給老公,而是讓一個野男人奪走了。
張強仍然在她的身後使勁干著她的肛門,林影也努力回應著他,希望幫助

他快點射出來。她現在需要趕快返回辦公室,靜靜地坐在她的辦公桌前,望著窗

外的風景,好好考慮一下她是怎麼開始做這樣淫蕩的事情、又是怎麼允許這種事

情繼續下去的。
過了幾分鐘,張強終於喘息著呻吟起來:“哦哦,啊,我到了,我就要射

了,哦,上帝啊,干得太舒服了。”說著,大股的精液射進了林影的直腸。
在她穿衣服的時候,張強說道:“我已經預定了這個房間,下個月的每周

二這個房間都歸我使用。”
林影盯著張強看了幾秒鐘,然後點點頭表示“好”,算是答應了他的

邀請。穿好衣服後,林影就告辭離開了那個房間,在電梯裡,她再次捫心自問,

為什麼要允許這樣的事情再次發生?但她仍然無法回答這個問題。
從電梯出來,走在大廈的大堂裡,她才意識到她甚至從來都沒有和張強認

真交流過。除了性交時的呻吟、懇求和贊許,除了上次說了“再來一次”和“給

我打電話”以及要他輕輕地干她肛門以外,她竟然沒有對他多說過一個字。她也

從沒有親吻過他。
“媽的,我到底是哪根筋搭錯了啊?怎麼會做出這樣的事情?”走進她的辦

公室,林影仍然在心裡這樣問著自己,“我老公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老公,我愛

他愛得要死,但我卻答應了一個幾乎是陌生男人的要求,下個月每周二去他的那

個房間裡跟他做愛。”
難道她不知道自己這樣做像個什麼嗎?難道她不知道張強是怎麼看待她的

嗎?他很清楚,她絕對不會在他奸淫她的時候哭喊著說被強奸了。從某種程度上

來說,他把她當作了可以肆意玩弄的淫賤婊子,他也知道她是無論如何都不會把

這事直接告訴江雨的。他怎麼會這麼肯定?難道不怕她叫警察控訴他的性騷擾?
當然,林影並沒有那麼做。她所做的一切,就是分開自己的兩條腿,張大嘴

巴迎接他的大肉棒和腥臭精液。而且,她幾乎很願意繼續這樣做下去。
****************
在接下來的三周裡,林影和張強相處的模式幾乎完全一樣。她總是聽從他

的召喚,去康帝大酒店的312房間和張強約會。而每次進門的時候,張強

都是已經脫得只剩下一條內褲了。進門後,林影脫光自己的衣服,但仍然穿著高

跟鞋,然後爬上床為他口交,並讓他把第一波精液射進自己的嘴巴裡。
然後,她繼續吸吮他,把他的陰莖重新嘬硬,讓他插進她的身體使勁抽動,

給她帶來數次高潮後把精液射進她的子宮。然後,兩個人會躺在床上休息一下,

林影再手口並用地刺激張強,等他再次勃起後就讓他干自己的肛門。
他們從來也不接吻,林影聽到張強命令她做什麼的時候也只是點點頭,並

不說什麼。張強從來也不征求她的意見,只是命令她做這做那,而她也只是用

點頭表示服從。
到他們在第四個周二約會的時候,林影終於打破了這個慣有的模式。在張強把精液射進她的直腸以後,林影爬起來為他清洗干淨陰莖,然後把他疲軟的肉

棒吞進喉嚨,刺激著他讓他快速勃起,讓他在那天第二次插進了她的陰道,而且

第一次主動開口跟張強說了話。
“今天我不需要再回辦公室去,所以,如果我把你干得無法走出這個房間的

話,你不要感覺太驚訝啊。”
“哦,我的上帝啊,你終於開口說話了,這是不是意味著我要為我們下個月

的約會再預定好這個房間啊?”
“先閉上你的嘴,抓緊時間好好干我吧!”
“嗯,好吧。不過,你知道的,這個房間的預定只剩下最後的兩個周二了。

等用完這個房間的預定,我想在你家的床上干你。”
聽他這麼說,林影嚇了一跳,她看著他問道:“為什麼你要這麼對我?為什

麼你想要毀掉我的婚姻?”
“我沒想毀掉你的婚姻啊,我只是想利用一下我的優勢而已。”
“我不明白你的什麼‘優勢’。”
“這個優勢就是,我是江雨的老板,下周我要派江雨去廣州參加與港口

公司的合同談判,下下周我要派他去大連與運輸公司合作一個項目。江雨

的工作能力非常強,即使你沒有和我約會,我還是要派他去主持這些非常重要的

工作的。他走了以後,你的床不是空出來了嗎?讓我去你的床上填補他的空擋,

為他溫暖他的小嬌妻吧。”
林影盯著張強,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又笑著說道:“難道你還沒有理解

我的意思嗎?”
“理解什麼?”
“我問你,你為什麼讓我每次都射在你的嘴巴、陰道和肛門裡?”
林影還是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好吧,讓我來告訴你吧。你之所以這麼做,就是想成為一個徹頭徹尾的淫

賤騷貨,成為你丈夫之外別的男人的免費妓女。我只不過是第一個發現了你的內

心世界並付諸行動的人而已。”
林影剛想爭辯,但被張強揮手制止了,他繼續說道:“請你先聽我說。提

姆從來沒有跟我談起過你,所以我下面所說的都是我自己對你的了解。我對你的

了解源於我對你的觀察。我就是了解你,我甚至說不清楚我為什麼這麼了解你,

但我就是了解。結婚的時候你肯定還是處女,但婚前你的性生活還是很活躍的,

你肯定給很多男人手淫過,甚至還給幾個男人口交過。可能連你自己都沒有意識

到,在你的內心深出一直很想了解和江雨以外的男人做愛到底是什麼樣的感覺。

那天在聖誕晚會上,我從你的穿衣打扮上、從你和別的男人跳舞時放浪的舉動上

能明顯地看出這一點。所以,我抓住了機會,所以,我們現在躺在了一起。”
“如果你真這麼想,那你肯定是瘋了。”林影爭辯著。
“林影,你可以否認這一切,但你的確這樣做了。你可以假裝認為我瘋了,

但我已經干了你一個月,而你並不想和我斷絕這種關系。那天我在聚會上干了你

以後,是你希望和我干第二次、第三次。我還可以告訴你一些你不願意承認的事

實,我是除了江雨以外第一個干你的男人,但絕不會是最後一個。我敢肯定,將

來,在你打算重新做回江雨專用的小嬌妻之前,你最少還要和5個男人瘋狂地做愛。”
林影非常震驚地聽著張強的大膽預言,她不能相信他說的話,也不願意相

信。她將來還要和至少5個男人做愛嗎?不!絕不!
“你胡說什麼,簡直不知道你在談論些什麼。現在,你是還想再干我一次還

是想我穿上衣服走人?”
“別擔心啊,林影,我還要再干你一次,而且我會一直干你,直到你希望停

止的時候。”
****************
那天晚上,林影經歷了一個出軌妻子幾乎就要在丈夫面前露餡的驚險時刻。

當時,她和江雨一邊吃著晚飯,一邊聊著當天工作的事情,林影突然就想起了布

萊恩跟她說要江雨出差的事情。
“你知道家裡那些旅行箱都收在哪裡了嗎?”林影突然問道。
“不知道啊,但我想應該是在地下室的什麼地方吧。你怎麼突然問這個?”
“因為你……”林影突然意識到自己說露了嘴,馬上停了下來。她本來要說

“因為你馬上要出差啊”,但是,江雨還沒有跟她說出差的事呢,她也不知道張強是否跟江雨說了這件事。
“因為我什麼?林影。”
林影在腦子裡飛快地編了一個理由,“今天上午我跟媽媽通了電話,她說我

爸爸身體不太好,我想去看看他。”
“哦,我希望沒有太嚴重的事情。”
“我也不知道啊,她也沒說得太詳細。”
這個謊話剛一出口,林影就意識到她可能會面臨更大的問題。萬一這兩天她

媽媽打來電話而正好又是江雨接的,他肯定會問起她爸爸的身體情況。她媽媽也

許會說:“他很好啊,你怎麼問這個?”江雨會回答:“林影說,上周二她和你

通話,你說她爸爸身體有些問題。”接著,她媽媽肯定會說:“上周二?我和林影最近三周都沒有通過話啊。”
一個小小的謊言往往需要一個較大的謊言來掩蓋,而後就需要一個又一個更

大的謊言來掩飾前一個。她以後需要很小心、非常小心地注意自己所說的每一句

話,如果江雨發現了她所做的那些淫蕩不堪的事情,肯定會被氣死的。而如果提

姆離開了她,她也無法再活下去了。想來想去,林影決定趕快結束和張強的偷

情關系,與他的瘋狂性愛並不能補償失去江雨的痛苦和遺憾。
在那一周接下來的幾天裡,林影盡情和江雨享受著性愛的樂趣,她幾乎就要

忘記張強了。但是,周五的時候,江雨的話讓她再次想起了那個男人。
“你找到那些旅行箱了嗎?”吃完晚飯,江雨問她道。
“我還沒找呢,干嗎?”
“公司派我出差啊,去外地談幾個合同。”
“什麼時候走啊?”
“下下周。”
“那你要去多長時間啊?”
“兩周吧。”
“那你這幾天最好多補充些維生素和雄性激素。”
“為什麼?”
“如果兩周以後你就要把我一個人扔在家裡的話,我這幾天是不會讓你離開

臥室的。”
“也許現在我們就應該放棄飯後甜點直接上床去。這樣你就可以儲存一些性

高潮,等著我回來。”
“好啊,我的愛人,等會兒再收拾餐桌吧,我們走啊。”周二中午,林影再次站在了312房間門外。本來,最簡單的解決辦法是她

不再露面,但林影考慮如果那樣的話,張強一定還會給她打電話,並且會持續

給她打電話的。所以,最好的解決方法還是面對面把問題說清楚。她要面對面地

對張強說,一切都已經過去了,他們以後別再見面了。
林影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再一次堅定了決心,擡手按響了門鈴。
張強打開門,像往常一樣只穿著小內褲。他一側身,給林影讓開道。林影

走進屋,聽到張強在她身後鎖上了門,身體不由得僵硬起來。突然,林影驚訝

地看到一個男人一絲不掛地躺在床上,粗大的陰莖直指著天花板,那竟然是她的

老板許軍。
張強走到林影身後,伸手握住她的乳房,一邊搓揉著一邊說道:“你認識

許軍。我和他是校友,有著相同的愛好。上周六我們在一起吃飯的時候,我驚訝

地得知你在他公司裡工作,而他也非常驚訝的得知你是我的淫賤騷貨,已經和我

干屄一個多月了。我也能想像得到,當你知道我要和自己的好友一起分享你的時

候,你會有多麼驚訝。我想,今天下午許軍不需要你回去工作了,你肯定特高興

吧?我覺得我們真該謝謝他呢,你覺得呢?”
林影一邊解開衣服的紐扣,一邊緊緊盯著許軍的陰莖。那東西比張強的還

長一些、粗一些,稍稍向左彎曲。當她甩掉裙子的時候,林影還在想,那東西插

進來的感覺會是什麼樣的——5分鐘以後她就得到了答案,感覺非常美妙!
這是一個長長的下午,是一個充滿了第一次的下午。林影第一次同時和兩個

男人做愛,第一次跪在兩個男人面前輪流吸吮他們的陰莖,第一次同時有一根陰

莖插在她的嘴巴裡而另一根插在她的陰道裡,第一次同時有一根陰莖插在她的嘴

巴裡而另一根插在她的肛門裡,第一次體驗同時有一根陰莖插在她的陰道裡而另

一根插在她的肛門裡。
這是她的第一次群交,是群交嗎?不知道和兩個男人同時做愛算不算群交?

但林影認為她同時和兩個男人性交就應該算群交。
她回想起上個周二張強曾經說過將來會有更多的男人和她做愛,現在她終

於明白他為什麼那麼說了。林影有點好奇地想到,如果有三根雞巴同時插在她的

嘴巴、陰道和肛門裡會是什麼感覺。是不是許軍和張強還有一個和他們有相同

愛好的兄弟呢?她敢問問他們嗎?
林影正想著呢,許軍打斷了她的思路。他從她的肛門裡抽出陰莖,把她放倒

在床上。
“來吧,林影,再把它嘬硬。”許軍指著他剛剛從林影肛門裡抽出來的陰莖

說道。
“不,你那東西好髒啊,你去洗洗啊。”
“你是個淫賤的婊子,林影,就應該吸吮沾著屎的髒雞巴。”
“今天下午我已經為你們做了很多不該做事情,但我絕對不會做這

個。現在要麼你去洗干淨,要麼就直接再插進我屁眼兒裡。”
“你一點都不好玩,林影。”許軍說著,從床上爬起來去了浴室。
****************
下午4點半,當許軍想再次插進她肛門的時候,林影推開了他。
“抱歉啊,不能再干了。時間不早了,我得去清洗身體,然後趕回家給我老

公準備晚飯呢。”林影說道。
臨出門前,許軍問林影什麼時候可以再見到她,林影回答說第二天在公司見

吧。
“我不是這個意思,林影。我是說什麼時候我們可以再次做愛?”
“不行了。我今天來這裡就是想告訴張強,我們的關系結束了。”
“哦,那你剛才看到我,為什麼不轉身離開呢?”
“我也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你當然知道,林影,”張強說道,“我曾經說過,四個或五個男人,你

還記得嗎?現在才僅僅是三個啊。”
“我也告訴過你,你說得不對。我再不想有更多的男人了。我真的不知道為

什麼會跟你們做這樣的事。”
“你也許不知道,林影,但我知道得很清楚,”許軍說道,“你就是個天生

的淫婦。在你的內心深處,一直潛伏著淫蕩的本性,只不過被張強發現並開發

出來了而已。”
“不不,你說得不對,我不是個淫婦!我該走了。”
就在林影打開門的時候,張強說他有些話想跟她說,並跟著她一起走出了

房間,穿過走廊,走進了電梯。在電梯裡,張強問道:“你剛才說你今天到這

裡來,就是為了跟我說結束我們的關系,是真的嗎?”
“是的,是真的。”
“那麼,請你再給我兩周時間。我向你保證,以後再也不會打擾你了,不會

再給你打電話,也不會再想辦法見你。”
“為什麼要再給你兩周時間?”
“因為下兩周江雨就要出差了,你會感覺孤獨的。兩周以後,我保證從你的

生活中消失掉。”
“我不知道是否可以給你,張強。在有可能發生一些事情和被江雨發覺之

前,我的確需要趕快做個了斷。”
“就兩周啦,林影,我只向你提這麼一個要求。從某種角度說,今天你欠我

不少啊。”
“今天我怎麼欠你了?”
“因為今天下午你得到了生命中難得的體驗,你享受了這種體驗中的每一秒

鐘,而我卻賭輸了一大筆錢,因為我跟許軍打賭說,你一定想再找第三個男人來

一起玩的。”
林影感到非常驚訝,他怎麼能跟別人拿她打賭呢?
“你看,”張強說道,“你今天下午的表現告訴我,我對你的猜想是沒有

錯的。來吧,林影,兩周,就再給我兩周時間。你看啊,江雨出差不在家,你又

那麼喜歡大雞巴,如果你不給我這兩周時間的話,你將在這兩周裡沒有大雞巴可

玩兒了。你真不需要嗎?好好想想吧,林影。下周一,等江雨去趕航班後,我給

你打電話吧。”
在回家的路上,林影一直在考慮找個什麼借口才能在那天晚上拒絕江雨的做

愛要求。盡管回家後好好洗個澡就可以清理掉那些粘乎乎的精液,但她不知道有

什麼辦法能讓她那被撐得非常松弛的陰道和肛門變得緊一些,她不得不想辦法搪

塞江雨一、兩天,免得被他看出些問題來。
但是,她馬上又否定了她想拒絕江雨的想法。這樣做顯然是不對的,她沒有

理由剝奪江雨要求和她做愛的權利。既然她都沒有拒絕張強和許軍,那作為她

丈夫的江雨就更有權利享受她的肉體了。
不過,林影決定還是要對張強說“不”,她不打算在江雨出差的時候再給

他兩周時間,她不想再見到他了。
但是,現在又有了新的問題,許軍怎麼辦?她要去上班,就不可能不見到許軍。從許軍對她的態度來看,很顯然他想繼續保持和她的性關系,林影覺得必須

阻止他,但要找到一個更好的辦法。她可以很粗魯地拒絕張強,但她不能這樣

對待許軍,除非她不想在他的公司裡工作了。她決定要很有禮貌、但是堅決地拒

絕許軍。
林影想這樣對許軍說,那是一次非常美妙的經歷,但那只能有一次。她還要

告訴許軍,她非常愛她的丈夫,非常珍惜他們的婚姻,絕不能再做任何可能傷害

他們婚姻的時候。許軍也結過婚了,所以他應該能夠理解她的想法。對,就用這

樣的方法,禮貌但堅決。
****************
第二天,林影正在辦公室忙碌著,許軍的秘書許娜(也是他的女兒)給她打

來電話,說許軍要她去他的辦公室。林影沒有多想,因為她每天都要接到這樣的

電話,給老板提交什麼報告,或者辦什麼事情。
來到老板的辦公室門外,坐在門外接待台後的許娜請她直接進去。
許軍坐在他那寬大的老板台後面,微笑著看著走進來的林影,問道:“昨晚

睡得怎麼樣啊?”
“還好,為什麼問這個?”
“噢,沒什麼,我只是好奇。我一般運動完後總是睡得很香,昨天下午我的

運動量太大了,哈哈。”
林影臉紅了,“是的。我正好想和你談談呢,許軍。昨天下午的感覺的確很

好,我真的……”剛說到這裡,林影就被許軍揮手打斷了。
“不說昨天了,林影。現在,我有一件事情需要你細心來做。”
“哦,當然,是什麼事情?”
許軍猛地一推桌子,他屁股下面帶轱轆的老板椅就帶著他離開了老板台。林影看到他的陰莖已經從褲子裡掏了出來,直挺挺地立在他的小腹部。
“我需要你來細心做這個。”許軍說著,站起來走到林影面前。
看著許軍挺著上下跳動的大雞巴朝她走過來,林影往後退了一步說道:“其

實,許軍,我想跟你說的是……”
沒等她說完,許軍已經抱住了她,把她按倒在他的老板台上,“提起你的裙

子,分開你的腿。”許軍命令道。
“但是,許軍,我不……”
“找我說的做,林影。提起你的裙子,分開你的腿,就現在。”
林影聲音顫抖著說道:“好的,許軍。”按照他的命令做著。她感覺到他的

手指將她內褲襠部的細帶撥到一邊,緊接著他的龜頭就頂在了她的陰道口。隨著

他的進入,林影忍不住呻吟起來。
“哦,真不錯,林影。你很喜歡我干你吧,是嗎?你喜歡這樣開始一天的工

作吧,這真是非常美妙的事情。從今以後,我們就這樣開始一天的工作。每天都

要有口交或者性交,哦,也許兩個都要有。你聽明白了嗎,林影?”
林影把腿再分開一點,身體向後頂著回答道:“是的,許軍。”
****************
那天晚上,在開車回家的路上,林影的眼淚一直在眼眶裡打轉。為什麼她會

讓張強和許軍對她為所欲為?為什麼她要做這麼對不起江雨的事情?她愛她的

丈夫,他就是她的整個世界,那她為什麼還要讓張強和許軍那麼隨心所欲地玩

弄她的身體呢?他們的性技巧和性能力都遠不如江雨,他們的陰莖也沒有江雨的

大,可是她怎麼會對他們鬼迷心竅了呢?
林影想,她必須堅決停止和他們之間的關系,絕對不能讓江雨發現她對他的

背叛。她絕不能失去他,絕對不能。
第二天上午,許娜又打來電話,說許軍在辦公室等她,林影一邊朝許軍辦公

室走,一邊下定了決心,今天一定要結束他們之間的性關系。
“許軍,我們需要好好談談。”
“好啊,林影,但首先你得過來照顧好它啊。”許軍說著,從老板台後面站

起來,像昨天一樣暴露著他堅硬的陰莖,“過來,林影,吸吮我的雞巴。”
“聽我說,許軍,這件事情得……”
“現在先別說那些,先來吸吮,過一會兒在談。”
“不,許軍,我不能……”
“別他媽的東拉西扯,林影,快過來吸吮我的雞巴!”
林影站在那裡,眼睛盯著許軍顫動著的大雞巴,它的抽搐讓她的雙膝發軟,

不由自主地說道:“好吧,許軍,只要你需要,我就做。”
林影轉過身,走到門邊,想把門鎖起來,但許軍說道:“別操那個心了,親

愛的。許娜知道這裡在發生什麼事情,在我們結束前,她不會讓別人進來的。”
“許娜知道了?”
“是啊,林影,許娜知道。好了,現在過來吧。”
“你女兒知道這些事情?”
“林影,你到底是想過來吸吮我的雞巴還是想滾出去?”
林影最後朝門口看了一眼,然後轉身走過來,跪在了她老板面前。聽說許軍的

女兒知道了他們之間的事情,想著她就坐在門口,聽著林影和她的爸爸在屋子裡做

愛,林影的陰道立刻濕潤起來。她底下頭,張開嘴巴含住許軍的陰莖,使勁吸吮起

來。
林影周四的工作就是這樣開始的,而且,僅僅是個開始。午飯後,許軍把她放

到辦公室的老板台上,把她的雙腿扛在肩膀上奸淫著她。下午4點半,林影趴在戴

夫的老板台上,撅起屁股讓他的大雞巴插進了她的直腸。
林影被許軍干得呻吟不止,嬌喘連連。就在她大聲叫著“哦,好啊,好啊,使

勁干我啊……”的時候,許娜推開門走了進來,站在那裡看了一會兒,然後說道:

“她肯定很喜歡被你干啊!”
“她的屁眼兒又熱又緊啊,”許軍說道,“而且她很喜歡我插她的屁眼兒!”
“我情人阿德也很喜歡插屁眼兒,但我不想讓他這樣干我,也許你會同意他

干林影。”許娜說道。
“也許吧,但現在還不行,我要讓這個女人專門供我使用。”
“哦,那好吧。我進來就是想告訴你,我該下班了。晚安,老爸!”說完,她

俯身看著林影的臉,“晚安,江夫人。”她的語氣著重強調著“夫人”這兩個

字。
“那你出去以後把門鎖好。”
許娜哈哈大笑著說道:“怎麼了,老爸?害怕別人進來和你分享嗎?”她又哈

哈大笑著,離開了辦公室。
在這個交談的過程中,林影沈重地喘息著,屁股也不斷地後坐著頂著許軍,希

望快一點達到高潮,但又總也到不了。可是,就在房門砰的一聲關上的時候,她的

高潮不可遏制地到來了,刺激得林影忍不住尖叫起來。
“喜歡吧,是嗎?以後我還要看著你得到更多的快樂呢。你就是我的內室小賤

人,林影,你明白嗎?”
“明白,許軍。”
“那你說說,林影,讓我聽聽你叫自己賤人。”
“我是你的賤人,許軍。”
“只要我想要,是不是可以隨時隨地干你屁眼兒?”
“是的,許軍,隨時隨地。”
許軍揀起她扔在地上的內褲,擦拭了幾下自己的雞巴,然後遞給林影,“我為

我辦公室訂購了一套真皮長沙發,大概明天就會運過來。我相信那沙發肯定比辦公

桌軟和,到時候就可以把你放在沙發上干了。”
林影把內褲塞進手包裡,說道:“你不害怕許娜把咱倆的事告訴你老婆嗎?”
“那不會,許娜和我有協議的。許娜不會把我干的事情告訴我老婆阿珍,我也

不會把她和我們司機阿德做愛的事告訴她媽媽。”
“許娜和那個黑……那個黑人做愛嗎?”
“他們已經在一起有一年時間了。你剛才想說黑鬼是吧,我也這樣叫他們。阿珍出生在遙遠的南方,對黑人有些成見。如果許娜和白種男人亂搞的話,阿珍是不

會管她的,她會說,許娜已經長大了,那是她自己的事情。但如果是個黑人呢?如

果阿珍發現許娜喜歡黑人,她肯定會跟許娜斷絕關系的。”
“那許娜肯定不愛那個阿德,是嗎?”
“這我不知道,不過你為什麼這麼問呢?”
“因為她剛才跟你說,要讓她情人阿德干我屁眼兒。”
“那又怎麼了?”
“嗯,如果許娜愛他的話,怎麼會讓他來干我呢?”
“哦,那這個問題你得去問她了。”

沙發是周五上午9點送到的,9點10分許娜就給林影打來電話,說許軍要

在他辦公室見她。當林影來到老板辦公室門前的時候,許娜衝她甜甜地一笑,說

道:“從右邊的門進去,江夫人,他在辦公室裡等著你呢。”她再次強調了

“夫人”兩個字。
林影有點奇怪,許娜怎麼不稱呼她林影了,但她沒有時間去考慮這個問題,

因為整個上午許軍一直在奸淫她,直到吃午飯的時候才停下。
午飯後,他們一起回到許軍的辦公室。許軍一屁股坐在那套新沙發上,拉開

褲子的拉鏈,掏出堅硬的陰莖。林影的眼睛盯著那根粗大勃起的肉棒,心想自己

為什麼不轉身跑掉,為什麼會一次次屈服於他的淫威和自己的性欲。即使許軍解

雇了她又能怎麼樣?她可以去找另外一份工作啊。林影想,自己就應該這麼做,

她盯著許軍越來越硬的陰莖看著想著,打算轉身離開許軍的辦公室。
突然,她的思緒被許軍的聲音打斷了,“來啊,林影,現在該我的小賤人開

始工作了。”
林影的眼睛仍然沒有離開許軍的陰莖,她注意到他龜頭的馬眼裡已經滲出了

一些液體,而自己的陰道也開始抽搐起來。“好的,許軍。”她一邊回答著,一

邊曲膝跪在了他的面前,低下頭,把他的陰莖含在了嘴裡。
在把許軍的精液吸出來並咽下肚子後,林影並沒有吐出那已經疲軟的肉棒,

而是含在嘴裡繼續刺激著它,直到它重新堅硬起來。這時,許軍讓她站起身,讓

她雙手撐在沙發上,撅起屁股,他從她身後進入了她的身體。
等許軍把又一波精液射進她的陰道後,林影再次含住他的陰莖,讓他再一次

重新振作起來,然後開始奸淫她的肛門。就在許軍奮力在林影的直腸裡抽插的時

候,他的女兒許娜走了進來,把一些文件放在她爸爸的辦公桌上。
看著她爸爸粗大的陰莖在林影窄小的肛門裡進出著,許娜說道:“老爸,你

得讓阿德也嘗嘗這個女人肛門的滋味啊。”
許軍此時只顧自己享受,根本不理會女兒的話,只是揮揮手讓她出去了。完

事後,許軍告訴林影,她整個下午都不必工作了,可以早點回家。
“我知道你老公要出差兩周,所以,你早點回家跟他好好做愛去吧,把他徹

底榨干,這樣他就不會在出差的時候找別的女人了。”許軍對林影說道。
在開車回家的路上,林影想著許軍剛才說的話,不禁笑了起來。江雨才不是

那樣的男人呢,他那麼愛她,怎麼可能出差幾天就找別的女人呢,絕對不可能!
****************
周一早上,當江雨拉著旅行箱、提著公文包離開家的時候,他看上去非常疲

憊。林影接受了許軍的建議,整個周末一直拚命和江雨做愛,竭盡所能榨去江雨

睪丸裡的每一滴精液。但是,她這麼做並不是為了讓江雨沒有精力再去找別的女

人,而是因為她太愛他,因為他們馬上就要小別了。江雨這次出差,是他們結婚

後分開時間最長的一次。
周一對林影來說真是非常忙碌的一天。上午9點,許軍召喚的電話就打過來

了,對此林影一點也不感覺到驚訝,其實她也在盼望著這個電話呢。正如背著江雨

和別的男人做愛讓她感受到心靈的痛苦和折磨一樣,與許軍在上班時間淫亂也

讓她感受到充滿邪惡的快感。
在給許軍做了長時間的口交後,林影若無其事地回去繼續工作了。剛剛處理

完一大堆文件和合同,許軍又打來電話,要她去他辦公室一起做沙發上的“午間

運動”。下午,林影在辦公室處理客戶來訪和來電,到4點15的時候,許娜打

來電話,告訴她許軍正在他辦公室裡等她。
林影來到許軍辦公室門外的時候,看到一個身材高大、體格健壯的黑人站在

許娜的辦公桌旁邊,他就是阿德,老板許軍的司機。林影衝他點了下頭,算是

打了招呼。在走過他身邊的時候,林影注意到他審視她身體的目光。難道他也知

道了她來這裡是為了什麼嗎?答案應該是肯定的,也許許娜早就告訴過他了。林影

心想,許娜一定告訴他說,林影非常喜歡讓許軍干肛門。
林影走進許軍的辦公室,如她想像的那樣,許軍已經準備好了。他的陰莖堅

硬挺拔,直直地豎立在褲子外面,許軍微笑著告訴她趴在沙發靠背上。
“這次我先干你的屁眼兒。”
林影沒有說話,微笑著脫掉內褲,因為這也正是她所希望的。她用腳趾挑起

剛剛脫下的小內褲,踢到許軍的辦公桌上,然後按照許軍的吩咐趴在沙發的靠背

上。
“來吧,許軍,快點啊,我已經等了快一天了。”
“別擔心啊,我的甜蜜小賤人。我會讓你知道,雖然江雨出差了,但你不會

缺少大雞巴的。”
許軍很順暢地就進入了林影的直腸,連續地奸淫讓她的肛門松弛了不少。林影

趴俯著身體,一邊呻吟著一邊感受著許軍的大肉棒一英吋一英吋地闖進她的肉

體深處。她感覺的有些羞辱和內疚,因為她還從來沒有讓江雨享受到干她肛門的

樂趣。江雨總覺得肛交很髒,即使林影請求他玩她肛門,他也沒有答應過。可是

現在,她肛門的第一次卻被別的男人奪走了。
許軍的奮力抽插讓林影漸漸忘掉了這些羞辱和內疚的念頭,她晃動著身體向

後頂,希望許軍再干得狠一些、快一些,她大聲呻吟著:“哦哦,對對,我的寶

貝,就這樣,哦哦,真舒服,你干得太好了……”
就在這時,辦公室的門被推開,許娜手拿著一個無繩電話走了進來。在她身

後,林影看到阿德站在敞開的門口看著許軍干她的肛門。林影想起來,許娜曾

經說過,阿德也非常喜歡肛交,但是許娜從來沒有讓他干過肛門。她在想,現

在阿德看著許軍如此肆無忌憚地奸淫著她的肛門,會有什麼樣的感覺呢。但是

她的思路立刻就被許娜打斷了。
“喂,這個電話是找你的,江夫人。我真不想打擾你們,但打電話的人

說,他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跟你談。”許娜一邊說著,一邊把電話遞給林影。
林影接過電話,聽出來打電話的人是張強,“喂,林影,我想確認一下,

我們今天晚上的約會。”
林影剛要回答,許軍就狠狠地抽動了一下,頂得林影脫口說道:“哦,哦,

好啊,好啊。”這時,電話那邊張強笑著說道:“你好像很急切的樣子啊,我

喜歡你這樣的反應。那我們晚上6點見吧。”說完,就把電話掛了。
“噢,慘了”林影想道,“我才不想再跟他有任何瓜葛呢。好吧,等到見

面的時候,我就直接告訴他,我們該分手了。”
在她接電話的過程中,許軍一直沒有停止在她直腸裡的抽插,強烈的刺激讓

林影已經到了高潮的邊緣。她扔掉電話,抓起一個靠墊,大聲尖叫著:“哦哦,

上帝啊,我要到了,哦哦哦,好啊啊,噢噢噢……”她和他一起達到了高潮。
許娜一直站在旁邊看著,阿德也在門口注視著屋子裡淫亂的場面。看到他

們已經到了高潮,許娜說道:“老爸,你就給阿德一次機會唄,讓他也玩玩這

個騷貨的屁眼兒唄。”
“不行!許娜,阿德應該歸你照顧。現在這個女人歸我所有。我也許以後

會和別人分享她,但現在還不行!”
“真是個摳門的老家夥!”許娜說著,轉身離開了許軍的辦公室。
****************
林影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是下午5點10分了,她趕緊開始準備給江雨打電

話想說的話。她要告訴他,她深深地愛著他,她永遠都不想失去他。但是,林影

明白,一旦江雨發現了她和別的男人的奸情,她一定會失去他的。
“我肯定會被他抓住的。”林影想道,“總有一天他會懷疑到我的一些行為

的。要想不被發現、不被抓到,最好的辦法就是馬上停止現在淫亂。”
如果提出斷絕淫亂關系,張強肯定會氣急敗壞,說不定會做出什麼難以預

料的事情呢。所以,要想辦法不要激怒他。林影想,她應該這樣對他說:“我很

高興能和你有那樣一段經歷,我也非常享受那個過程。如果不是有江雨的話,我

願意每天都爬上你的床,和你一起享受那樣的激情。”
她希望事情不要搞僵,她希望他能心平氣和,但不管怎樣,她都要結束他們

之間的關系。
大約5點55分的時候,張強按響了林影家的門鈴。林影一邊開門一邊在

心裡告戒自己:“一定要堅決!言辭要和藹,但態度要堅決!”
但是,當張強走進門的時候,林影的所有決心都土崩瓦解了。晚上8點左

右,當床頭的電話鈴聲響起的時候,林影正在為張強口交。她趕快吐出那根粗

大的肉棒,起身去抓電話聽筒。張強拉住她的胳膊,想讓她繼續為他口交。
“不行的,很可能是江雨打來的,我必須接。”
在林影拿起聽筒的時候,張強摟著她,從後面進入了她的身體。
“喂!”林影忍受著張強的抽插,語氣和緩地應答著電話。
“嗨,我的寶貝,你好嗎?在干嗎呢?”是江雨的聲音。
“還好啊。也沒干什麼,就是看看電視。真希望你能和我在一起。”
張強在她身手慢慢地抽動著,林影極力控制著自己不要向後頂來迎合他的

奸淫,如果控制住不動的話,她就可以抑制住即將到來的高潮,免得被電話那頭

的江雨發覺出異樣。
“你這一天怎麼樣啊?工作還順利吧?”林影問道。
“還不錯了,別擔心。不過,我不在你身邊,你會不會覺得孤單呢?”
這時,張強加重了抽插的力度、也加快了速度,同時還玩弄著她的乳房。

林影盡力保持著平靜,盡量不弄出任何聲響,以免引起江雨的懷疑。
“沒事的,寶貝,是有一點孤單。我已經習慣了你一周干我5、6次,可是

現在我知道還得等兩周才能再見到你呢。”
剛說到這裡,張強猛地干了她一下,讓她幾乎失控了。她想躲開張強的

侵犯,但他死死地抓著她的兩胯,將他的陰莖深深地插在她的身體裡。林影掙扎

著,竟將手裡的電話甩出去了,她趕緊掙脫張強的手,重新揀起電話聽筒。
“怎麼了,寶貝?”
“沒事兒,電話掉了。”
“哦,是不是累了?要不要早點休息啊?”
“不,真的沒事兒。我想告訴你,我愛你,我想你,我需要你。”
“好的,寶貝,我也想你。明天我再打給你。”
“我愛你,再見。”
林影掛上電話,對屋裡兩個男人說道:“喂,你倆哪一個最好趕快硬起來,

我需要被人干,需要被人狠干。我不在乎你們怎麼讓自己硬起來,如果實在不行

的話,你們可以相互吸吮對方的陰莖。現在我去趟衛生間,等我回來的時候就要

一根堅硬的雞巴來干我。”
等她回來的時候,看到兩個男人的陰莖都翹起來了。雖然還沒有她所期望的

那麼堅硬,但硬度已經足夠進入她的身體了。很快,林影就讓張強插進了她的

肛門,許軍插進了她的陰道,接著她就在兩個男人的奮力抽插中大聲尖叫起來。
就這樣,兩個男人又用了她(或者說她用了他們)一個多小時,然後許軍就

給阿德打電話,要他開車過來接他。“真想再多待一會兒,和你再好好玩玩。

可是,我有老婆,不得不回家了。幸運的是我老婆的奶奶病了,她在她奶奶那裡

待了一天,才讓我有機會到你這裡來。”許軍有點歉意地說道。
林影看著許軍仍然堅硬的雞巴,問道:“阿德多長時間能過來?”
“也許一小時吧。我想,這段時間完全足夠讓你幫我發泄出來了。”許軍說

道,對著她晃動著堅硬的陰莖。
到這個時候,張強和許軍在這一天已經射精很多次了,他倆持續時間長、

抽插快而狠的奸淫讓林影不斷地達到高潮。兩個男人猛烈又野蠻的性交讓林影在

很長時間裡都處於恍惚的狀態中,甚至不知道身邊發生了什麼事情。林影感覺特

別驚訝的是,她突然發現許娜和她並排躺在大床上,阿德正趴在許娜的兩腿之

間使勁干著她。
林影不知道他們是什麼進入的房間,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爬上她的床的。她

轉頭瞥了一眼許軍,他仍然使勁地干著林影,似乎一點也不在意自己的親生女兒

躺在他身邊,正被自己的黑人司機奮力地奸淫著。
終於,許軍再次把精液射進了林影的陰道,然後告訴她他要去洗個澡,該回

家去接他老婆了。許軍走了以後,許娜也爬起來去了廁所。她剛一離開,阿德

就跨在林影身上,把粗大的黑色陰莖頂在她的嘴巴上。
林影看著臉前的大黑雞巴,黑色的龜頭閃閃發光,上面沾滿了許娜的淫水。

這根大雞巴比張強的和許軍都要大很多,但還是沒有江雨的大,並不是她想像

中的那種黑人的粗大雞巴。就在她剛剛張開嘴巴含住阿德雞巴的時候,許軍洗

完澡回到了臥室。
“不不,阿德,現在還不行。也許以後找個時間讓你好好玩玩她,但現在

我們該走了。”許軍說道。
林影很不情願地看著那根粗大的黑雞巴從她的嘴巴裡抽出去,她的表情正好

被走進屋的許娜看到了。“我干!江夫人,他可是我的。你他媽別碰他!”

許娜大聲叫著。
林影非常了解許娜的態度,她也咆哮著說道:“小丫

頭!已經不止一次地求你爸爸,求他同意讓阿德干我的屁眼兒!”
“呵呵,她說的沒錯啊,許娜。好啦,快把衣服穿好,我們得抓緊時間去接

你媽媽了。”許軍笑嘻嘻地說道。
“我說老爸啊,我們根本沒必要這麼著急啊。老媽知道我和你在一起,她是

不會懷疑你又做了什麼對不起她的事情的。”
“你說得對,我的寶貝丫頭,但我們的確該回家了。”
阿德一邊穿衣服一邊戀戀不舍地看著林影,眼神裡流露出貪婪和渴望。林影

對著他莞爾一笑,動著嘴唇,無聲地用口型告訴他說:“你還會有機會的。”
許軍、許娜和阿德走後,林影用了很多辦法試圖讓張強再硬起來,但他

已經不行了,努力了一番毫無效果,他們只好放棄了。兩個人摟抱在一起躺在床

上,很快就沈沈地睡去了。
第二天早上,林影醒來後想再次把張強弄硬,可是她的努力也只達到了事

倍功半的效果,那根半硬半軟的陰莖再沒有了昨天的威風,很難再插進林影飢渴

難奈、瘙癢無比的陰道裡。沒辦法,林影只好爬下床,去廚房準備早餐了。
吃完飯,林影告訴張強他得離開她家了,因為已經是周日,她媽媽和妹妹

要來她家看她呢。
“哦,那我晚上再來好嗎?等她們走了以後。”張強說道。
“不,張強,我需要安靜地睡一晚。太累了,需要好好休息。”
“那明天怎麼樣?”
“再說吧,你給我打電話吧,我們回頭再定。”
****************
周一早上,當林影從睡夢中醒來的時候,她感覺多少有些孤單。周日是這兩

周以來她唯一沒有被干的一天,這讓她的神情感覺有些緊張和焦慮。她媽媽也看

出來了,不斷地問她是否覺得不舒服,她只得敷衍著她。等她媽媽和妹妹走了以

後,她又手忙腳亂地收拾著屋子,然後胡亂吃了點飯就睡覺了。
所以,她非常渴望去公司,渴望去許軍的辦公室。無論他想要什麼,要她的

嘴巴、肛門或者陰道都可以,只要讓她得到大陰莖的撫慰就好。還好,許軍並沒

有讓她失望,到上午9點15分的時候,許軍一陣狂風暴雨似的奸淫徹底趕走了

林影緊張、煩躁的心情。當她走出許軍辦公室的時候,心裡熱切地盼望他再打電

話召喚她。
11點半,林影在辦公室接到許軍的電話,她的陰道立刻就濕潤了起來。在

她朝許軍辦公室走的路上,洶湧的淫水滴滴答答地滴了一路。一進他的辦公室,

她立刻迫不及待地脫下了內褲,可是卻被許軍阻止了。
“我們先去吃午飯吧,我還要給你一個驚喜呢。”許軍對她說道。
“哦,是個什麼樣的驚喜啊?”
“如果我現在告訴你了,那就不叫驚喜了。”許軍賣了個關子。
在去餐廳的路上,司機阿德不斷地從後視鏡裡偷看林影,林影也幾次有意

無意地和他的目光在後視鏡裡相遇。她衝著他微笑,並作出挑逗的表情,弄得阿德心猿意馬,不敢再盯著她看。
林影心裡琢磨著,跟一個黑種男人性交到底是什麼樣的感覺,並下定決心要

尋找機會和阿德好好干一場。她聽別人說過,如果你跟一個黑人做了愛,你就

會迷戀上黑雞巴。林影非常想體驗一下,雖然她並不想和黑人保持長期的關系。
午餐訂在了上海大酒店,豪華的包間和豐盛的飯菜讓林影感覺非常愉快。吃

完飯,許軍戴著她走進電梯,上了7樓,走進了721房間。
“我的驚喜呢?”林影問道。
“就在這裡,你稍等一下啊。我們先來照顧一下我的小龜頭吧。”
林影聽他這麼說,咯咯笑了起來,她跪在他面前,伸手拉開他褲子的拉鏈,

問道:“這就是你想要的嗎?”
“是啊,當你在我跟前的時候我就想。”
就在林影努力地舔吸著許軍的睪丸和陰莖的時候,有人在屋外敲門。許軍說

道:“好了,你的驚喜來了。”說著,就從林影的嘴巴裡抽出陰莖,過去開門。

門一開,走進來兩個男人。林影認得他們,是她的兩個客戶。
“林影,你認識鄭峰和鄭剛,他們剛和我們續簽了合同。我讓他們到這裡來,

是為了向他們表示,我是多麼贊賞和他們的合作啊。因為他們倆都不止一次地向

我談起你的美貌和性感,說他們能和我們公司續簽合同都是因為你的努力、你的

美貌和你的性感。我想,對你表示感謝的最好方式就是讓你得到他們,而不僅僅

是他們品嘗你的肉體。”
這時,林影仍然跪在床邊的地板上,她轉頭看著站在她面前的三個男人,知

道此時她應該拒絕他們,應該趕快離開這個房間。這事情越來越混亂了。首先是

張強,接著是張強和許軍,然後是阿德和幾乎干了她。現在,又加入了兩

個男人,如果她都答應了他們,那哪還有個完啊?到哪裡算結束啊?難道她真的

要這樣不斷地被新加入的男人奸淫嗎?總有一天會被江雨發現的!
“來吧,林影,別再害羞了。你知道你需要這些的。我早就知道你有這樣的

想法,希望知道和三個男人同時做愛會是什麼感覺。你還記得嗎?第一次我和張強一起干你的時候,你就很好奇這一點,是嗎?現在你的機會來了!”許軍說

道。
許軍是對的,林影的確非常想體驗同時被三個男人奸淫到底是什麼滋味。還

有一周江雨就要回來了,這段時間正好可以讓她滿足所有的好奇心,然後,等江雨回來,她就重新回到平靜的生活中去,只和江雨做愛。好吧,為什麼不呢?
打定主意,林影站起來,開始脫自己的外套。脫光衣服以後,她重新跪在許軍面前,伸手搓揉著他褲子裡隆起的東西。然後,她解開許軍的皮帶,扒開他的

褲子,把他的外褲和內褲一起向下拽。沒有了褲子的束縛,許軍已經堅硬的陰莖

砰的一下彈了出來,直挺挺地豎立在林影的面前。
林影擡頭看了看許軍,衝他媚笑了一下,然後就低下頭,把那粗大的肉棒含

進了嘴巴裡。吸吮了一會兒,她吐出許軍的肉棒,轉過頭看著呆呆地站在那裡盯

著她看的鄭峰和鄭剛。
“難道你們倆不想一起玩玩啊?”林影挑逗著問道。
聽她這麼一說,兩個男人手忙腳亂地開始脫自己的衣服,而林影則重新把注

意力集中到許軍的大陰莖上。她先親吻了幾下他的龜頭,然後又轉下去舔吸他的

睪丸。她一邊輕輕地撫摩著許軍的敏感部位,一邊用舌頭和嘴唇刺激著他的龜頭

和會陰。
就在她努力為許軍口交的時候,林影感覺到有人來到了她的身後,用手指摩

擦她濕潤的陰戶,又分開她的陰唇,把手指頂了進來。林影忍不住呻吟起來,向

後坐著期望那手指插入得更深一些。
突然,那手指抽了出去,緊接著就有一根粗大的陰莖填充了她空虛的肉腔。

巨大的刺激讓林影再次呻吟起來,使勁向後頂著希望那根大肉棒給她更多更大的

刺激。她一邊聳動著身體,一邊興奮地顫抖著身體,想像著如果有三根大肉棒同

時插入會是什麼樣的刺激啊。
“好了,我們上床去吧。”許軍說著,把跪在他身前的林影拽了起來。林影

這時候才看到,原來剛才在她身後干她的是鄭剛。林影又看看鄭峰,發現他的陰莖

是三個男人中最細的,所以就暗中決定待會兒讓他先干她的肛門。
上床以後,林影要許軍站在床頭,身體靠著牆,準備一會兒為他口交;讓鄭剛

躺在床上,她跨坐在他身上,把他的陰莖套進自己的陰道,最後,她看著鄭峰說

道:“你應該知道我想讓你干我哪裡,鄭峰,請你慢一點,輕一點,好嗎?”
說完,她盡量沈腰舉臀,把屁眼兒完全暴露給鄭峰。鄭峰轉到她的身後,把

一根手指插進她的肛門裡,輕輕地、緩緩地抽動著,慢慢地擴張著她的括約肌。

過了一會兒,鄭峰又插進去一根手指,兩個手指一起在林影的肛門口活動著,幫

著她放松自己的身體,做好肛交的準備。
當林影的身體徹底放松下來後,那個尖巧的龜頭便頂在了即將盛開的菊花蕾

上,鄭峰稍一用力,龜頭就穿過了括約肌,慢慢地向林影的直腸深處挺進。巨大

的充實感和強烈的刺激讓林影大聲呻吟著,同時上下晃動著身體套動著插在陰道

裡的鄭剛的陰莖。
這時,林影並沒有忘記身前站立著的許軍。她努力挺起上身,張大嘴巴含住

他的陰莖,努力地吸吮著。鄭剛在她身下推舉著她,鄭峰握住她的兩胯再把她拉回

來,許軍在前面捅著她的嘴巴,讓她的身體向後推去。三個男人各顯神通,三根

雄壯的陽物在林影的三個肉洞裡來回地抽插著,有速度、有力度又充滿節奏感,

帶給林影洶湧不斷的高潮享受。她終於同時被三個男人給干了。
四個人的淫亂一直持續了4個多小時,最後幾個男人終於再也沒有能力享受

眼前這塊美肉了,他們已經既射不出來,也硬不起來了。再看看林影,她赤身裸

體地躺在床上,身體上到處沾滿精液。
休息了一會兒以後,男人們開始穿衣服。許軍問林影道:“喂,親愛的,你

感覺怎麼樣啊,林影?想不想以後再找時間繼續這樣玩兒?”
林影虛弱地微笑著,輕輕地揮了揮手。許軍笑著對鄭剛和鄭峰說道:“我想她

的意思是YES。”

林影開車回到家的時候,看到張強的車停在她家的車道上。她下了車,正

要掏鑰匙開大門,張強從車上走了下來。
“今天你去哪裡了?”
“上班去了啊。”
“喂,你不覺得這麼說太有點……”
“喂,我說張強,你有什麼權力要求我?請你不要對我指手畫腳,你又不

是我丈夫。我去了哪裡、做了什麼、什麼時候回家,這些跟你有他媽什麼關系?

昨天你離開我家的時候,我只是答應讓你給我打電話,再看情況做決定。可是你

今天給我打電話了嗎?”
“沒打,但是……”
“但是什麼?我又沒有讓你今天晚上過來,你過來干什麼?”
就在此時,屋子裡的電話鈴聲響了起來,林影趕緊跑進屋子,抓起無繩電話

的聽筒。是江雨打來的,林影一邊和江雨聊著,一邊走到沙發跟前,拽掉內褲,

坐在沙發邊緣,大大地分開兩腿,舉起沒拿電話的那只手示意張強過來,接著

有指了指自己光裸的陰戶。
張強當然明白她的意思,他笑嘻嘻地脫掉褲子,挺著堅硬的陰莖走過來,

跪在她面前,低下頭去舔吃她的陰戶。當他的舌頭舔進林影陰唇之間的時候,他

知道事情有些不妙,因為林影的陰戶上沾滿了別的男人的精液。但是,當他想把

頭擡起的時候,林影緊緊抓著他的頭發,把他的臉使勁按在自己的陰戶上。
看到張強掙扎著不肯好好地舔她的陰戶,林影對著電話說道:“等一下,

親愛的,我擤一下鼻子。”然後,她捂住電話聽筒,低下頭對張強小聲說道:

“好好舔我!”
然後,她放開抓著他頭發的手,又對她丈夫說道:“還沒有啊,寶貝,我剛

剛到家,你的電話就打過來了。……是啊,今天非常忙,整個下午我跟許軍一起

一直在和兩個客戶談合同的事呢。”
“談得還成功嗎?”
“當然,我想,應該說是相當成功。我敢肯定,最後的結果讓我們雙方都非

常滿意。”
“……是啊,是啊,我做得很不錯。我想,許軍以後一定會讓我多做的。”
“……是的,我會努力的。現在,我已經掌握了他們的心理,以後我讓他們

怎麼做他們就會怎麼做的。”
“還沒有啊,寶貝。我剛剛到家,還沒吃飯呢。但是,吃東西總是我到家要

做的第一件事。”說著,她低頭看了看正在舔吃她陰戶的張強。
“沒關系,打完電話我就吃個熱狗好了,也許會吃兩個,呵呵。那已經足夠

了,寶貝。你怎麼樣啊?”
“你是一個人嗎?”
“你當然知道我是什麼意思,我親愛的老公。在你打電話給我的時候,是不

是正有幾個長相甜美、年輕性感的廣州小騷貨在吸吮你的陰莖啊?”
“哈哈,你說‘別傻了’是什麼意思?我知道你有多喜歡性愛,也知道男人

都是意志薄弱的動物。”
“不,親愛的,女人比男人更有控制力。我得承認,你不在家,有時候我會

急得想爬到牆上去,但我也可以坐在這裡自己應付。可是你,從另一方面來說,

會跑到賓館的酒吧裡去,和那些單身女人們調情,而你長得又那麼帥,一定會吸

引很多女人的。現在,我在家裡,只能對著牆上你的照片發呆了。”
“不是啊,我的寶貝,我現在坐在沙發上,沒有穿內褲,兩腿分開,手指撫

摩著我的陰唇,想像著你正在舔吃我的陰戶。我能感覺到你的舌頭在我的陰道裡

抽插,我可以感覺到你的嘴唇吸吮著我的陰蒂。你堅硬的陰莖顫抖著,我知道你

很想插進我的陰道裡,但我把手按在你的頭上,把你的臉壓在我的陰戶上,因為

我馬上就要到高潮了。你能感覺到我即將爆發的性欲,你更加努力地舔著我,讓

我快點達到高潮。”
張強聽著林影跟她丈夫的對話,知道她對江雨說的,就是她希望他做的,

於是便非常賣力地舔著女人肮髒濕潤的陰戶。突然,林影大聲叫了起來:“噢噢

噢,對對對,好舒服啊,……”張強把她舔到了高潮。
“什麼?”林影對著電話喃喃著。
“噢,是啊,我用手指把自己弄到高潮了。你快點回來吧,寶貝,我現在非

常需要一根大雞巴。”
張強聽她這麼說,挺起他的粗大陰莖一下就插進了林影的陰道裡。林影緊

咬牙關,盡量控制不讓聲音聲和尖叫聲傳到聽筒裡去。她繼續對江雨說道:“你

多吃點營養品吧,親愛的,等你回來我會讓你一周都下不了床的。到時候你不得

不給急救中心打電話,因為你已經被我吸干了。”
“去他的張強和你的那些工作吧!你告訴你的老板,你老婆性飢渴得非常

厲害,需要你整天在家陪著她。”
“你說‘他不明白’是什麼意思?好吧,那你就把他帶回家來,讓他看看我

是怎樣的一個淫蕩的婊子。”
“我不知道啊,寶貝,你想讓我那麼做嗎?我覺得他挺可愛的,他應該會同

意減輕你壓力的請求的。”
“好的,好的,你自己看著辦吧,我幫不了你。我得去趟廁所了,寶貝,我

憋不住了。”
“我也愛你啊,寶貝,晚安。我明天再聯系你。”
林影按下掛機鍵,把電話扔在沙發上,伸手摟住張強,說道:“快來干我

吧,你這個混蛋,使勁干我,讓我高潮。”
後來,在兩個人干了三次以後,林影和張強躺在床上休息。張強問起林影和江雨通話的事情,特別問到她說讓江雨帶他一起回家,江雨有什麼表示。
“他說,如果他把你帶回家的話,你肯定會要求也跟我干一次的。”林影說

道。
“哦,他會這麼做嗎?我是說,如果我真的和他一起來你家,他會讓我干你

嗎?”
“當然不會!當我說你很可愛、會同意幫他減輕壓力的時候,他對你嗤之以

鼻呢。”
林影感覺到張強的陰莖抽搐著頂在她的大腿上,便爬起來,跪在床上,頭

抵著枕頭,撅起屁股,“來吧,我想讓你干我屁眼兒了。快來吧,使勁干我屁眼

兒!”
****************
這一周時間過得真快。張強周一和周二又到林影家來過夜,但到了周三上

午開完工作例會後,林影告訴張強以後不要再到她家過夜了。
“江雨周五就要回來了,我得休息一下,讓自己的陰道收緊一些等江雨來享

用了。”
“那我們以後每周二還要約會嗎?”
“也許吧,但最近還是先停一下吧。我最近得集中精力在我丈夫身上了。過

兩周你給我打電話吧,到時候再說。”
除了張強,上班時候也夠林影應付的了。周二的時候,許軍和康佳公

司的總裁在許軍的辦公室裡奸淫了林影整整一個下午;到了周三,林影被叫到酒

店的房間裡和許軍以及TCL公司的那兩個家夥玩4P。周四早上,林影把跟

張強說過的話又跟許軍說了一遍,她告訴他,不能再和他們胡搞了,她要準備

好身體和心理迎接出差回來的江雨。
“你理解我嗎,許軍?這兩周我們不能再在辦公室做愛了。”
“甚至都不能給我口交嗎?”
林影想了一下,然後回答道:“好吧,我可以繼續為你口交,但最近江雨是

唯一可以使用我陰道的人。”
****************
周五下午5點37分,當江雨走進他家大門的時候,林影身上穿著性感的服

裝和絲襪,腳上穿著“快來干我”5英寸高的高跟鞋,站在門口迎接著他。
她遞給他一杯馬提尼酒,說道:“請你喝點酒休息一下,讓我看看你都給我

帶來什麼禮物了。”
林影在丈夫面前跪下,拉開他褲子的拉鏈,開始為他手淫。看著自己丈夫雄

壯的陰莖直挺挺地豎立在她的面前,林影非常奇怪自己為什麼會和許軍、張強

等男人做那樣的事情,他們的陰莖比江雨的真是差遠了。也許真如許軍所說,在

她的內心深處真的隱藏著蕩婦的潛質,等待著有人來開發。
想到這裡,她擡起頭來看著江雨,笑著說道:“我希望你按照我的建議,已

經補充了足夠的營養品。”說完,張開嘴巴含住了丈夫堅硬的陰莖。
在接下來的兩周裡,她每天都和江雨纏綿在一起。早上上班前,她要和江雨

打個快戰;晚上下班後,他們放著做好的晚飯不吃,先要狠很地做一次愛才行。

到了周末,更是沒有間斷地做愛、做愛、還是做愛。
這是江雨出差回來後的第三個周一了,他晚上下班回到家,就看到林影一絲

不掛地在屋子裡等著他。他扔掉手裡的公文包,一邊解著自己的衣服紐扣,一邊

跟林影說道:“我得找張強去,讓他再派我出差,這樣我才能有一個喘息的機

會。”
“噢,我可憐的寶貝,是我愛你愛得太多了嗎?那我告訴你吧,今天晚上你

讓我好好爽一下,明天我給你放假。”
“哦,那你認為怎麼才能讓你好好爽一下呢?”
“使勁干我,直到把我干得失去知覺。”
“好吧,那我就干死你吧。”說著,夫妻倆手拉著手,一起朝臥室走去。
****************
周二上午,當許軍享受完林影每日必須為他做的上午口交、將一大股精液射

進她的喉嚨後,對她說道:“我需要你幫我一個忙。”
“什麼事?”
“今天中午我要請黃傑吃飯,他已經答應和我簽定合同,但是我有事

無法去陪他,也不能直接去拿那個合同,所以只好請你幫忙了。”<
猜你喜欢
寡婦丈母娘【完】
另类其它
1000次观看   2019-08-31 21:47:44
出租屋性事
另类其它
1000次观看   2019-08-01 16:48:48
女經理的成熟韻味
另类其它
999次观看   2019-11-22 12:55:03
和老外玩就是爽
另类其它
999次观看   2019-08-10 21:55:34
一個志願軍戰士的奇遇
另类其它
998次观看   2019-11-17 14:25:36
夜半Pub
另类其它
998次观看   2019-11-08 14:47:54
店東情趣
另类其它
998次观看   2019-08-08 20:14:34
饑渴的國中妹妹
另类其它
997次观看   2019-08-22 19:21:58
热门另类其它
寡婦丈母娘【完】
另类其它
1000次观看  
出租屋性事
另类其它
1000次观看  
女經理的成熟韻味
另类其它
999次观看  
和老外玩就是爽
另类其它
999次观看  
一個志願軍戰士的奇遇
另类其它
998次观看  
夜半Pub
另类其它
998次观看  
店東情趣
另类其它
998次观看  
饑渴的國中妹妹
另类其它
997次观看  
按摩棒向陰道和肛門插
另类其它
997次观看  
老公給我的一次奇特經歷
另类其它
996次观看